举报

内容简介

小说目录

相门神婿姜沐精彩节选

黑气围绕的地方在嘴角的不远处,隐隐泛着幽绿泛青的光泽,那是淫邪之气,然而白诗诗面相并不是那种纵欲滥交的命数。

莫非是自己的命数大劫也会殃及周遭的人,念及此处,姜沐特意开口:“诗诗姑娘,今夜谨记切莫饮酒,明日我会找你商谈婚约一事,一切还未尘埃落定之前都还没有定数。”

谁知白诗诗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。

走的时候白诗诗还在嘴里念叨:“你算什么人,凭什么要约束我的行为,你不叫我去我偏要去。”

说罢,她掏出手机来给一个叫做李菁菁的女孩发送了消息,让她今天晚上到市里的酒吧里喝几杯。

白玄朗告知姜沐自己在市里有许多房产,若是他今天没有地方住,可以可以让他的助理安排事宜。

不过这被姜沐直接拒绝了,处于白玄朗的视线之内只能处处被监视,想要行动也不方便,不如自己找个地方住着。

爷爷当初倒是留了一笔钱给自己,说是本来是准备给自己父母盖房子的钱。

白玄朗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,脸色顿时变得极差,整个人的面色苦不堪言。

电话那头的黄伯良苦叹:“这次的点穴,我是无能无力了,除非能够请到一个风水造诣远远在我之上的高人,否则难以成事。”

白玄朗道:“可是如果黄老你的能力都无法解决我白家的问题,那还能够找谁,难道是天要亡我白家。”

然而,黄伯良思忖片刻,又回道:“我今日遇见一位高人,只凭三两句便点出我的疏漏,我想此人造诣绝对在我之上,如果能够找到此人,那我相信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。”

听到这里,白玄朗如蒙大赦,加重语气说道:“如果黄老您能够帮我找到这位高人,我白家愿意满足这位高人所开出的任何价码,到时候黄老我也不会怠慢的。”

电话那头的黄老也是说一切都好商量。

虽说白家近年来处于颓势,可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是白家现在洒下的毛毛雨都是别人难以想象的,满足一个风水师的胃口,他白玄朗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更何况,只要祖坟风水的问题解决了,到时候他白家气运回转,现在付出的一点点代价算得了什么,一个生意人,他心里的账算得很清楚。

至此,白玄朗并非屈身再邀请姜沐一同坐车回程,他已经把所有事情安排给了助理处理。

这个助理倒是没有表现出鄙夷的神色,不过姜沐表示他不需要任何帮助,便自己离开了。

下山之路,见到山腰坐在石板路上的黄伯良,这位老者今年没有七十也有六十多了。

他故意等在下山的必经之路,就是为了蹲姜沐。

看见从山上下来的人影,黄伯良就差没有直接冲上来了。

黄伯良满脸急切,他朝着姜沐的方向走来。

“小友请留步,还请借一步说话。”黄伯良满脸堆笑,态度恭恭敬敬。

姜沐倒是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,看见还有机会的黄伯良亲切地问着姜沐一些家常便饭一样的问题,诸如吃了没这些,问到姜沐是不是来这里旅游跟团什么的之后,他的喜意便洋溢在脸上。

“小友啊,我的车子就停在了山下的停车场,我想这里距离市区太远,你一个人不方便,不如坐坐我的便车。”

姜沐好笑道:“老人家,您这是折煞我了,我一个毛头小子,您不必对我这么客气,我应该尊敬您的。”

黄伯良脸色微微有些尴尬,他最怕姜沐不领情,此时为了争取姜沐这个朋友他可是很上心的,且不说那白家愿意给丰厚的报酬,就是在整个H省找到一个这么能耐的风水师就是报上大腿就得谢天谢地。

“小友你可别客气,那些长幼尊卑都是俗人们尊崇的,我看小友气象不凡,我能够结交小友这样的一位兄弟也算是有幸,这样,今天我请小友去一处绝佳之所,保证小友不会失望,到时候一切事宜我都会帮小友安排妥当。”黄伯良故作神秘,他还是有些心思的。

故意支开了那些之前跟在他周围的风水师,方便他拉拢姜沐,也减少了被别人截胡的概率。

几番拉扯,姜沐还是顺遂了黄伯良的意思,毕竟后者说去的地方绝对不是什么凡俗的风月场所那样的地方,加上姜沐本身的确没有车子,今晚在这山上过夜显然不太方便。

只见山脚下现在只停着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,见到黄伯良出现,司机就将车子开了出来,停在了二人的面前。

姜沐有些狐疑地看着黄伯良,自己虽说在乡下呆了很久,却也看得出来,这车价值不菲。

“小友请,我这么多年算风水的确积攒了一些薄财,这辆车如果小友喜欢,我也可以赠予小友。”黄伯良信誓旦旦地说着,“毕竟和小友交上朋友,我很高兴,千金难买我高兴嘛。”

嘴上如此,可是贸然送一辆车出去,他的心也在滴血,若不是觉得能够拉拢姜沐,这个代价也算值,他怎会如此鲁莽。

当下就下了决心,一定要将姜沐拉拢到自己这一边来。

姜沐推辞黄伯良送车的提议,只是上了车。

市区之中,白诗诗和闺蜜进了酒吧。

不知道为何,她心中总是想起姜沐说的不让她喝酒,不让她喝她就偏要喝。

包间里,白诗诗和自己的闺蜜点了一箱酒。

酒水很普通,白诗诗平时也不怎么喝酒,不出一会儿,脸上就红扑扑的,有些醉意。

嘴里就开始数落起自己的父亲怎么怎么专权,不让自己自由恋爱。

李菁菁的酒量比较好,她看白诗诗有些醉了,就鬼鬼祟祟掏出自己的手机,给一个名为吴诗宇的男子发去了消息。

十分钟不到,包间外就站了几个黑衣人,身材体格壮硕,此外,身穿灰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也出现在门外。

此人面容俊朗,一身衣着难掩的贵气,光是手上的一块表都要上百万,从门外停下自己的跑车,一路走进来,向他抛媚眼的女性不少于二十人。

“我已经到门口,你可以走了。”吴诗宇随即邪魅一笑,轻轻推开了包间的门。

同类推荐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